雄安新区并非“全域旅游示范区”概念上的全域旅游区

         
    
         6月9日,由中关村智慧旅游创新协会和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酒店管理学院联合举办的第九届连锁酒店大会在北二外举行,其中有个议题是“旅游住宿业在雄安新区的发展潜力与机会”。在这个专题讨论中,本人与来自雄安新区与河北的3位旅游创业者进行了互动。

本人说,建设雄安新区为什么是个““重大的历史性战略选择””?因为建立这个“具有全国意义的新区”,找到了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疏解北京非首都功能、京津冀协同发展三大战略的藕合点。为什么这是“千年大计、国家大事”?因为自东晋“衣冠南渡”后,南方经济较快发展,宋、明、清时经济重心逐步南移,形成政治军事重心在北方、经济文化重心在南方的大格局。改革开放后,东南沿海经济先行,经济南北失衡更加明显。建设雄安新区、形成京津冀大都市群,拉动北方经济崛起,实现南北经济平衡,夯实国家长治久安的经济基础。同时,建设这个现代、绿色、智慧新域,形成未来京、津、雄大首都圈,如现在的大巴黎、大东京那样的格局。

未来这个新区 “新”在哪里?绿色智慧新城、创新高地和科技新城、开放新高地、对外合作新平台,创新驱动发展新引擎、绿色生态宜居新城区、创新驱动发展引领区、协调发展示范区、开放发展先行区、创新发展示范区等等。从权威媒体的解读中,从字面上看没有一个提到旅游。但,没有一个与旅游无关。

未来的雄安新区将是一个全国独一无的“全域旅游区”,但不是目前正在500个地区创建的“全域旅游示范区”。因为一,雄安新区不是也不可能5个“围绕旅游转”(“产业围绕旅游转,产品围绕旅游造,结构围绕旅游调,功能围绕旅游配 ,民生围绕旅游兴”),而是旅游“围绕新区转”,服务于新区建设与发展;二,旅游不可能是雄安新区的主导产业、支柱产业,达到不是也不可能达到“旅游业增加值占本地GDP比重15%以上,旅游从业人数占本地就业20%以上,年游客接待人次达到本地人口10倍以上,当地农民年旅游收入占纯收入20%以上,旅游税收占地方财政税收10%左右”,雄安新区的旅游业主导产业是创新”、“高新”的“科技”产业;三,雄安新区不是按照“全域旅游示范区”的标准刻意“创建”和“验收”出来的,而是在新区建设中自然形成的,在新区的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设施建设中,新区的一、二、产业中,新区的城市风貌和城乡社区建设中,都可以为旅游所用、旅游服务尽可能地融入其中。

未来的雄安新区本身就是一个独一无二的创新型旅游目的地。这个新区将是一个科技引领、三产融汇、城乡一体的创新高地,依托于新区生成的既非传统的乡村旅游地,也非时髦的都市旅游地,而是一个新型的亦城亦乡、城乡一体的宜业宜居宜游的新颖旅游目的地,一个无愧于“千年大计、国家大事”的旅游新高地。

无疑,在新区建设中,白洋淀的湿地、温泉资源将会得到严保护、低密度、高水平开发,将会成为一个“蓝绿交织、清新明亮、水城共融”一体的生态休闲度假地目的地;成为燕赵文化→京畿文化→新区时代文化一脉传承,融入历史、汇聚时尚,汇古今文化于一体、探新体验的文化旅游目的地,人们如同30多年冲着“特区”两个字去深圳观光一样。如果说雄安新区作为一个旅游目的地一定要有一个“丰度高、覆盖度广”的“明确的主打产品”的话,我认为它就是“雄安新区”这四个字。

旅游业在未来的新区中不是主角、而是配角。在新区建设过程中,首先为新区的各类建设者提供公务、商务、会务服务和休闲服务,新区建成后,为数百万的居民提供休闲服务,为来新区考察、观光、休闲度假的游客提供服务。服务得越好,“配角”的角色也可以成为“明星”,如在舞台、影视中中那样获得“最佳配角奖”。

雄安新区是一个“创新发展示范区”。新区的旅游发展路径、管理体制和运行机制也要全新设计,依托新区全新的体制机制,创建政府综合协调、市场有序运行、行业自治自律、企业守法经营、社会广泛参与的具有“全国意义”的新机制,而不在这里克隆以行政为主导的“1+3”模式。如果雄安新区的旅游发展模仿“全域旅游示范区”,那就不是独特、唯一、一流,成了1/501了。

当然,还要重复我关于雄安新区文章的那句话: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包括旅游在内的雄安新区建什么、如何建、何时建成、如何管治、如何持续运行等等,需要思之又思、慎之又慎。